当前位置 :| 主页 > 他山之石 >

没有平等的价值观就没有职业教育的“春天”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5-04-30点击:

          “两会”正在进行,“加快构建以就业为导向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又成了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而就在十几天前,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部署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会议认为,发展职业教育是促进转方式、调结构和民生改善的战略举措,对提升劳动大军就业创业能力、产业素质和综合国力,意义重大。但遗憾的是,很多“重大决策”或“两会共识”,一旦“落实”,既“重”不起,也“实”不来。职业技术教育正是这样,在一些人眼里,职业教育是“谈起来很重要,生活中离不开,心眼里却瞧不上”。
  什么样家庭的孩子读职业技术院校?前中国人大校长纪宝成曾说,“几乎没有市委书记、市长与县委书记、县长的孩子上职业院校,就连说职教重要的人的孩子一般都没有上职业院校。”最新的“版本”是春节前山东省主管教育的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孙伟的慷慨陈言:现在“接受职业教育的孩子90%来自农村,而且这些孩子中可能连村干部的孩子都没有,是最普通老百姓甚至贫困家庭的孩子。”
  为什么国家战略层面、决策层面的重视,具体到家长、学生、社会就业就变成不重视了呢?
  主要就是受职业教育人的“出口”出了问题。
  “努力使每一个孩子有公平的发展机会”,是教育的终极目标,我们强调改革,提出“教育均衡发展”、“启动教育扶贫工程”,都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打破阶层固化,让这个社会更趋和谐,让每个人的生活更趋合理。一个人出身不同,占有社会资源、智愚利钝不等,但生命尊严必须平等,社会给予的发展机会必须平等。但现实中因为许多制度安排造成现在很多人对中职、高职教育失去信心,认为职业教育满足不了学生将来的就业要求,即使毕业勉强就业,也达不到改善自己生存状态的期望。如果一个职业技术人员从一开始就注定,难以凭自己的努力从底层通达职业的光辉顶点,谁心甘情愿投奔职业教育门下?
  类型有区别,层次无高下,教育的本真是“有教无类”的,但我们的考试制度是“唯分是从”,用“分数”这一把尺子来量所有的学生,先“985”、“211”,再一本二本三本,最后才是职业院校,而国家财政投入、社会重视度和这个分级也相对应,等于“一把尺子”就把职教打入教育的底层。
  每个人的趣味、特长、潜能是不一样的,如果做个导游能满足自己的心性,感觉快乐自足,为什么非得考个名牌大学毕业再辗转腾挪多年然后在政界或商界呼风唤雨?劳动最光荣,职业无贵贱,类此的标语似口号我们嘴上叫得山响,骨子里还是“劳力者治于人”、“学而优则仕”的老观念,从就业、薪酬,到发展空间,我们都在不断地在强化管理型劳动与技工型劳动的差异,差异大到谁要当个“蓝领”,似乎做人都觉得低人一等。社会分工不同,在一个价值多元化的十多亿人口的大国,本不应有一成不变的就业取向,量体裁衣,唯才是举才是最经济最省力的。事实上,高学历代替不了一切,一些领域需要的恰恰是实践能力,弄个留学博士来也许成了鸡同鸭讲。
  长春汽车工业高等专科学校的魏崴校长曾感叹:“汽车流水线都是从国外进口的,但为什么生产出来的汽车不如发达国家,看上去是产品的问题,其实是人的问题”。调整产业结构,建设创新型社会,人才紧缺,技工型的人才尤其短缺。缺的原因是技工型的人才得不到应有的重视,所谓“劳动尊严”,“体面生活”,最直观的体现就是薪酬。德国正是靠其发达的职业教育,创造了全世界最成功的高端制造业,在那里,一个出色的职教毕业生,可以拿到相当于大学教授的工资。日本“职人”是世界最受爱戴的一线劳动者,也是日本社会最基本的推动力。如果职人技艺臻于炉火纯青,达到行业的最高境界,职人就可以成为行业之“神”,受全社会的尊宠。
  职业的尊严维系于体面的职业地位和受到尊重的职业价值。英雄不问出处,一个人只要努力做好本职工作,都会受到尊重,一个官员与企业高管、技工、匠人之间,不该有“高低贵贱”。当职业教育就是“平民教育”的代名词,当阶层流动不畅,一个受职业教育的人耗尽一生也难受到社会认同,当几百个兢兢业业职技人员捆在一起,一年工资也抵不上一个国企高管的年薪,“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顶层设计就容易沦为空谈,没有职业面前人人平等的价值观,也不可能有职业教育的“春天”。

上一篇:克强经济学与德式学徒制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